《怪物猎人 世界》调查团NPC正式公开

从荆轲到陈胜:秦代“法治”的僵化及覆灭

PC XBOX ONE PS4

导语:秦王;法治;陈胜;法律;法家

  天下从事者,不可以无法仪,无法仪而其事能成者无有也。

  ——(战国)墨 子

  “典冠者加衣受罚”的法律逻辑

  《韩非子·二柄》记载了这么一个故事:“昔者韩昭侯醉而寝,典冠者见君之寒也,故加衣于君之上,觉寝而说,问左右曰:‘谁加衣者?’左右对曰:‘典冠。’君因兼罪典衣与典冠。”大概意思是负责给韩昭侯戴帽子的侍从出于好心给韩昭侯加了件衣服,结果被韩昭侯惩罚。韩非认为,韩昭侯之所以惩罚给自己加衣服的典冠侍从,是因为他的行为超越了自己“典冠”的职守,而超越职守的危害,甚于一时受寒。

  当然,这极可能只是韩非自己虚构的一个事例。韩非虚构这个事例的目的,在于论证“臣不得越官而有功”的观点。韩非认为,为人臣者,在任何时候都应当忠于职守,谨守分寸,在自己的法定职守内做出了成绩,才应当被奖赏;超出自己的职守做事,就算做出了成绩也应当被罚。无独有偶,法家的其他代表性人物和著作也持类似观点,申不害有“治不逾官”(《韩非子·定法》)的说法,慎子有“有司以死守法”(《慎子·佚文》)、“忠不得过职,而职不得过官”(《慎子·知忠》)的表述,《管子》宣称:“遵主令而行之,虽有伤败,无罚;非主令而行之,虽有功利,罪死。”理由是:“夫非主令而行,有功利,因赏之,是教妄举也;遵主令而行之,有伤败,而罚之,是使民虑利害而离法也。群臣百姓人虑利害,而以其私心举措,则法制毁而令不行矣。”(《管子·任法》)意思是如果奖赏不守法令但做出成绩的人、惩罚严守法令因而致使有所损失的人,则群臣百姓必然不把法律当回事,进而以公利为口实随意超越职守,毁弃法律,假公济私。要言之,法制的统一、稳定和普遍效力,远比突破法令、超越职守而积极作为可能带来的一时功利重要,这就是“典冠者加衣受罚”背后的法律逻辑。

  这一法律逻辑凸显出法家对形式法治的极度强调和追求。正如学界前贤指出,“法之必行”是法家“法治”的要义,“君臣上下贵贱皆从法”,(《管子·任法》)“虽圣人能生法,不能废法而治国”。(《管子·法法》)不仅如此,法家对“法之必行”的强调还带有极端化的色彩。虽说守法是人应尽的义务、违法越职而受罚是应有的后果,动辄“以死守法”、“罪死”,却不免让人毛骨悚然。当然,“极而论之”的论证方式是春秋战国时期子书的共同特征,不唯法家如此,但或许这就是法家的真实想法:法律的权威和效力应当用生命去捍卫,守法就算付出生命的代价也是应当的。不过,在尊君抑臣的法家尤其是“刚戾自用,贪于权势”的秦王嬴政来看,应当为守法付出生命代价的,只能是臣民,而绝不包括君主本人。然而,公元前227年在秦国宫殿上发生的一起刺杀事件,却让秦王嬴政本人差点因为他臣下的严格守法而付出生命的代价。

  “荆轲刺秦王”的法律困境

  公元前227年,秦国咸阳宫迎来了一位不一般的使者。

  他身怀刺秦王、存诸侯之大计,却伪装成奉命投降的使者;他胸怀“一去不复返”的胆略勇气,却表现得如同胆怯畏缩的山野鄙夫;他携带着代表燕国土地的地图,里面却深藏一把淬了剧毒的徐夫人匕首。献图、发图、图穷、匕首现,荆轲手持匕首刺向秦王,秦王奋力挣脱逃跑,荆轲在后面紧追不舍,情势千钧一发。自商鞅变法以来,秦王的宫殿上只怕从未有过如此悖逆乱法之事;自登基为王以来,秦王嬴政的生命只怕从未受到过如此近在咫尺的威胁。

  此种危急的情势,虽说是太子丹和荆轲的胆大包天所造就,却也与秦国的法律和法制不无关系。盖当荆轲刺秦王之时,秦王的宫殿之上,尚有许多参加朝会的大臣,宫殿之下,尚有众多卫兵,并非荆轲与秦王两人间的对决。然而,“秦法,群臣侍殿上者不得持尺寸之兵;诸郎中执兵皆陈殿下,非有诏召不得上”。(《史记·刺客列传》)群臣手无寸铁,即使想帮忙,也起不了多大作用,“卒惶急,无以击轲,而以手共搏之”。(《史记·刺客列传》)宫殿下的卫兵们倒是手执兵器,但依秦法,没有秦王的诏召,他们一概不得上殿,而当时秦王被荆轲急追,来不及或者是一时忘了召卫兵上殿,“方急时,不及召下兵”。(《史记·刺客列传》)没有秦王的诏召,咸阳宫的卫兵们是绝对不敢主动上殿击杀荆轲的,殿上的群臣也绝对没有人敢暂代秦王召卫兵上殿,因为法律说得很清楚,“非有(秦王)诏召不得上”。自商鞅变法以来,严酷、刚性成为秦国法制的特征,法家文化深深地渗入秦国这片土地,将秦人塑造成尊敬法律、畏惧法律、无条件守法的理性人。咸阳宫的群臣和卫兵很清楚,如果他们主动上殿(或召卫兵上殿),即使能成功击杀荆轲,立下救主大功,也必然是死路一条,因为这属于不从王令、越职而有功,在法家文化和秦国法制的氛围中,是死罪,“有功于前,有败于后,不为损刑。有善于前,有过于后,不为亏法。守法守职之吏有不行王法者,罪死不赦,刑及三族”。(《商君书·赏刑》)因此,对咸阳宫的群臣和卫兵来说,死守“非有诏召不得上”的法令,是最符合他们个人利益的选择,也是他们最熟悉和习惯的选择。然而讽刺的是,死守法令却导致“荆轲逐秦王,秦王环柱而走”的困境,秦王的生命遭受前所未有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