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猎人 世界》调查团NPC正式公开

书摘|献女与进言:汉代大臣如何求宠于君?

PC XBOX ONE PS4

导语:书摘|献女与进言:汉代大臣如何求宠于君?,汉 君臣

书摘|献女与进言:汉代大臣如何求宠于君?


班固指出,西汉一代并非各朝皆有佞幸,不过,深得皇帝信任的臣子无朝不有。成千上万的臣下中,个别人脱颖而出,成功地与皇帝缔结了信—任关系,这种关系又是如何建立,能否持久?聚焦关系的动态过程或可见其仿佛。

1.日久生情

如上所述,长期的共同生活是形成信—任型关系最为常见的途径,其中最频繁出现的场合便是家庭生活。刘交能在刘邦即位后一度“常侍上,出入卧内”受到信任(汉36/1921),应与他是刘邦同父少弟,出生后应有相当时间与刘邦共同生活有关。不过,因皇帝对储君的态度时常游移,诸皇子难免争夺皇位之心,以及各自生活空间的相对隔绝,乃至长大后分封各地为诸侯王,除了朝见天子时难得一聚外,平时兄弟间相见不易[1],使得皇帝(太子)与其兄弟之间结成信—任型关系,在刘邦之后变得颇为困难,反倒是太子的母家亲属,根植于幼年以来长期生活在一起,易于形成信任与依赖,进而在太子登基后获得尊任,甚至居宫中控制朝政,成为两汉政治中的一大特色。

最明显的莫过于成帝与其舅王凤的关系。史称“上少而亲倚凤”(汉98/4023),永光二年(前42年)[2],王凤就任卫尉侍中,随侍在尚为太子的成帝周围(汉98/4016),成帝生于甘露三年(前51年),此时方10岁。自此至成帝即位,王凤当与成帝共同生活,并承担照顾护卫之责,至少历时9年。成帝对王凤的信赖,应是基于共同生活铸造的结果,包括一道面对元帝多次试图易嗣定陶王所结下的感情。

武帝对田蚡的尊任,应亦是如此。刘彻七岁立为太子,就开始在宫中生活,同时,景帝立其生母王夫人为皇后,母兄王信为盖侯(汉97上/3946),此时为景帝七年(前150年)。田蚡为王皇后同母异父弟弟,刘彻即位后方封侯,但早在景帝三年(前154年),七国之乱时便到宫中作“诸曹郎”(汉52/2377),恐怕是因为与王夫人的同母姐弟关系。他应该更早就与刘彻相识,刘彻四岁封为胶东王之前可能便认识了田蚡。田蚡在景帝宫中任职十多年,做到“中大夫”,有足够的时间与刘彻建立亲密关系。这种关系在刘彻即位后得到延续,直至田蚡离世。

书摘|献女与进言:汉代大臣如何求宠于君?


宣帝即位后重用史高,史高乃是宣帝祖母之侄,当是缘于“宣帝微时依倚史氏”。基于这段相依为命经历而生的情感,宣帝入承大统后,任史高为侍中,宣帝临终,复拜高为大司马车骑将军,领尚书事(汉82/3375),将太子(后来的元帝)托付给他。哀帝即位之初,任用外戚丁、傅,当亦是源于长期共同生活而生的信任。

除了太子与母家及其亲戚因长期共同生活产生信任感,其他自幼年时与皇帝或太子长期共同生活的人,亦易于在两人之间萌生信—任型关系。因经历不同,这类人来历不全然一样,但对于继体之君而言,有些人是因制度而长期为伴的,萌生信—任型关系并不奇怪,如乳母、侍从与师傅。这里按时间先后,从刘邦说起。

刘邦与卢绾同里,两人父亲之间关系甚好,史称“相爱”,两人又同日降生人间,自幼关系便非同寻常:“及高祖、绾壮,学书,又相爱也。”起兵前乡居时,卢绾就跟随刘邦,起兵时,“绾以客从”,“入汉为将军,常侍中。从东击项籍,以太尉常从,出入卧内,衣被饮食赏赐,群臣莫敢望。虽萧、曹等,特以事见礼,至其亲幸,莫及绾者”,统一天下后,被封为燕王,史称“诸侯得幸莫如燕王者”,虽然最后卢绾还是因陈狶起兵事,为刘邦所疑,终叛逃入匈奴(汉34/1890-1893)。两人关系以猜疑、背叛终,不免令人感慨。陈狶起兵之前,刘邦对卢绾的信任,源于自幼两人间长期亲密往来产生的感情,史书中称为“相爱”,据《汉书·高帝纪》注引臣瓒曰“帝年四十二即位,即位十二年,寿五十三”(1/79),皇甫谧则说“高祖以秦昭王五十一年生,至汉十二年,年六十二”(史8/392),对此争讼已久,或从臣瓒,或从皇甫谧[3],或游移不定[4]。即便按照臣瓒说,刘邦出生于秦王政元年(前246年),至秦二世元年(前209年)起兵,已38岁。他与卢绾共同生活的年头极为可观,用日久生情来描述,一点也不夸张。

此后诸帝则大不相同。除了宣帝经历特殊外,余下均是久居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与其频繁日常接触的人大致不过以下数类:乳母[5]、宦者、侍从与师傅,他们均有可能通过长期交往而建立密切,乃至更为亲昵的关系。当然,因双方年龄、辈分关系而呈现出不同状态,年龄相近的则偏重于共同戏谑游逸,年高辈长的则多是倚重与尊任。